圖爾明論辯模式下議論文寫作思辨能力的培養

作者:曲藝;張麗靜; 刊名:齊齊哈爾師范高等專科學校學報 上傳者:王曉

【摘要】本文以《新編大學英語》為例,從圖爾明論辯模式出發,采用啟發式、參與式、探究式、討論式的學習模式,將論辯要素運用到議論文寫作當中。通過兩個教學案例分析表明,圖爾明論辯模式指導下的大學生議論文寫作訓練有助于提高學生的思辨能力。

全文閱讀

齊齊哈爾師范高等專科學校學報 No.1,2019 Genera.No.166 2019 年第 1 期 (總第 166 期) Journal of Qiqihar Junior Teachers’College 一、引言 《大學英語課程教學要求》中指出:大學英語的教學目標是培養學生的英語綜合應用能力,特別是聽說能力。[1]因此,傳統的大學英語教學注重培養學生的聽說能力,在課程設計上注重語言知識和語言技能的訓練,在教學方法上注重記憶和模仿,然而卻極大地忽略了對學生寫作能力(尤其是議論文寫作)的訓練和思辨能力的培養。在當前的大學英語教學中,從大綱到教學都不體現寫作內容的重要性。[2]議論文寫作不僅廣泛應用于我們的日常生活、工作和學習當中,也是近些年國內外各類大型英語考試備受青睞的命題類型。學生在議論文寫作的篇章構思、謀篇布局和取材用材過程中能夠促進思辨能力的培養。基于此,本文以《新編大學英語》第一冊第五單元的教學為例,從圖爾明論辯模式出發,探析大學英語教學過程中學生議論文寫作思辨能力的培養。 二、思辨能力的研究現狀 “Critical thinking”是指“運用恰當的評價標準進行有意識的思考,最終做出有理據的判斷。”[3]國內語言學研究領域較晚引入這一概念,以文秋芳教授為代表的外語教育研究者經過討論研究最終將 critical thinking 譯為“思辨”。相比于“批判性思維”這種譯法,“思辨”更能反映高等教育的培養目 標。近 20 年來,一些西方國家,尤其是美國,對大學生思辨能力研究越來越重視,并將思辨能力培養列為高等教育的重要任務。而在我國,對大學生思辨能力的研究還未完全起步。[4] 對于思辨能力的定義和界定,比較有影響的是“特爾斐”項目所定義的思辨能力雙維結構思辨能力模型,包括認知能力和情感特質兩個維度。[5]認知維度分為 6 項能力,其中核心技能是分析、評價與推理的能力。 三、圖爾明論辯模式 修辭學的論辯研究要追溯到亞里士多德的三段論及其省略形式,但是這種論辯模式注重強調形式推理,從而忽略了論辯雙方在此過程中的重要作用。圖爾明的論辯模式則在此基礎上,克服了形式邏輯推理的單一性,使得論辯的形式向非形式化進行認知的轉變。 圖爾明論辯模式是由一個公認的事實(data)出發,通過令人信服的理由(warrant)推導出主張(claim)的過程。[6]事實、理由和主張是圖爾明論辯模式的必要部分。除了這三個要素,圖爾明論辯模式還存在另外三個要素:支持(backing)、反駁(rebuttal)和限定(qualifier)。 通過這一結構,我們可以清晰地了解到作者是如何引導聽眾接受作者的觀點和想法。無論是日常生活、工作還是 收稿日期:2018-09-12 作者簡介:曲藝(1985———),女,河北省三河人,燕京理工學院講師,主要研究方向:英語教學,英語翻譯。 圖爾明論辯模式下議論文寫作思辨能力的培養 曲 藝,張麗靜 (燕京理工學院,河北 三河 065201) 摘 要:本文以《新編大學英語》為例,從圖爾明論辯模式出發,采用啟發式、參與式、探究式、討論式的學習模式,將論辯要素運用到議論文寫作當中。通過兩個教學案例分析表明,圖爾明論辯模式指導下的大學生議論文寫作訓練有助于提高學生的思辨能力。 關鍵詞:圖爾明論辯模式;議論文寫作;思辨能力 中圖分類號:H319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9-3958(2019)01-0139-03 Cultivation of Students' Critical Thinking Skills in Argumentati

參考文獻

引證文獻

問答

我要提問
ub8优游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